新闻动态
经济新常态下融资租赁的再定位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张旭光指出,随着国家加大对地方债务的清理,增加对地方举债的约束,地方政府融资压力很大。但换个角度看,对银行信贷的约束,也为租赁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多空间。

  的内资试点融资租赁公司。王国刚表示:“因为我们目前是一个市场,三支队伍参与,以至于我们经常用什么词儿都不知道。有时用融资租赁,有时用金融租赁,有时我们干脆就叫租赁。”所以,统计口径不一,直接导致融资租赁公司统计结果数量的巨大差异。

  另据新金融记者了解,三类融资租赁公司的运行机制也有许多差异。例如,金融租赁公司风险加权资产总额,一般不超过净资产的12.5倍,但外商投资融资租赁公司风险加权资产(含担保金额)一般不得超过净资产总额的10倍。对此,王国刚认为,新常态下,监管机构应该考虑的是如何理顺目前的体制机制,使得三类融资租赁公司能够在市场中公平竞争,这恐怕是解决好中国租赁市场发展的一个前提条件。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熊先根也呼吁,租赁业当前应该稍微放慢一些前进的步伐,调整一下自己的节奏,回过头梳理梳理行业的发展,在转型过程中寻找真实的自我。

  聚集地

  对于融资租赁公司来说,在保税区、自贸区设立分支机构及开展经营活动,可以进一步延伸服务半径,获得更多海内外客户资源,在跨境投融资、境内外业务联动方面获得更多机会。同时,部分地区政策的先行先试也使得融资租赁企业与保理、信托、保险等各种金融业态的合作程度进一步加深。因此,融资租赁行业开始在部分区域内形成了一定的聚集效应。其中,天津东疆保税港区、上海自贸区和深圳前海保税港区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

  在此次金融租赁年会的分论坛中,上述三个区域的负责人首次同台落座,向融资租赁企业介绍各自园区的政策优势和发展规划,希望更多融资租赁企业在本区域内落户。

  天津在融资租赁领域起步最早,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3季度末,天津共有融资租赁公司267家,注册资本1081亿元,融资租赁产值4100亿元。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管委会副主任张忠东介绍:“由于起步早,天津已经形成了针对融资租赁企业的服务体系。”对于服务目标,张忠东介绍主要是两个,一个是服务于实体经济,更好地助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其次是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引进来”,比如已完成的非洲水电二手工程打包租赁的项目。未来,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将进一步发挥先行先试龙头作用,提升国内融资租赁企业的竞争力。

  上海自20102月开始启动融资租赁相关业务。随着上海自贸区挂牌,区内针对融资租赁行业进行了一些探索和推动。据上海自贸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局长王彬介绍,“在资产交易领域,上海的改革集中于两方面,一是租赁资产交易,资金要能够自由地流动;二是要降低交易的成本,特别是融资方面成本。”据王彬透露,目前国家有关部委在考虑针对自贸区内的内资租赁公司,采取比照金融机构余额管理的方式举借外债,改变原来实际发生制管理模式,这样融资租赁公司能够更加便捷地取得海外低成本资金。

  深圳市前海保税港区管理处处长刘晓介绍,深圳正在研究是否可以应用经济特区立法权对融资租赁做地方性立法。“因为经济特区立法权是全国人大授权,高于省级立法权,而融资租赁企业未来进行跨境资产交易时需要法制环境的国际化。”

  针对上述三个区域针对融资租赁行业存在的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张忠东认为,2009年我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是33万亿,按其中30%项目能够与融资租赁市场相关估算,就有10万亿的市场规模,这是一个蓝海市场。王彬也认为,竞争并不可怕,只要是良性竞争,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有极大的推进作用,可以借租赁业发展打造更加好的软环境。刘晓则举例说,“华为和中兴,这两个企业做的是同一个类型的事情,都在深圳,就是通过竞争使他们拥有强大活力,融资租赁领域也是一样,三地的竞争是为了更高层次的合作。”

  新机遇

  新金融记者获悉,上海融资租赁行业协会此前曾针对在上海营业的250家融资租赁公司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有100家企业属于“僵尸”企业,即注册后基本没有业务,而余下正常经营的150家企业也有相当一部分业务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融资租赁业务范畴。业内人士指出,我国融资租赁行业发展不规范,法律制度的缺失,是导致许多融资租赁公司“闲置”的重要原因。

  “随着司法解释的出台,售后回租业务可能在明年、后年,会越来越成为租赁行业发展新的亮点。”中国融资租赁研究院院长王国刚在演讲时做出上述表态。所谓售后回租,是指企业将自身资产出售给融资租赁公司,然后向买方(融资租赁公司)租回使用。由于采取此种方式,资产原所有者可以在保留对资产使用权的前提下,将固定资产转化为货币资本,可以有效地满足其融资需求,因而被不少金融系融资租赁公司所青睐。

  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刘竹梅介绍:“原来,我们法院认为承租人和出租人,两者实际上是同一主体,这种情况下不构成融资租赁法律关系,所以有一些法院判定此类交易的租赁合同无效。我本人也一直对售后回租是不是属于典型的融资租赁有一些疑问。”但由于通过售后回租模式,可以将固定资产转变为货币资本,金融系租赁公司对于售后回租模式都十分青睐。今年3月份,最高法发布的融资租赁司法解释中,对于售后回租给予了认可,即“不应仅以承租人和出租人是同一人为由而不构成融资租赁关系。”

  肯定售后回租这种融资租赁模式的意义,还在于可以解决地方政府的城市基础建设的资金难题。一位金融租赁公司负责人给新金融记者举例,某地方政府拥有一个20年房龄的写字楼,大约价值1亿元人民币,虽然地处繁华地段,但因为设计落伍,设施老化,写字楼租金水平始终难以提升,但地方政府也因为缺乏资金而无力对其改造升级。如果地方政府将该楼宇以1亿元的价格卖予融资租赁公司,然后融资租赁公司再将该楼宇回租给地方政府。这样一来,地方政府获得了1亿元的资金,用于楼宇内饰的改造升级,以便提高服务品质,增加物业营收;而对融资租赁公司来说,虽然付出了1亿元资金,但却获得了稳定租金现金流收入,获得了稳定的投资回报,实现了双赢。当然,写字楼的所有权也由地方政府变为了融资租赁公司。华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总裁黎清告诉新金融记者,类似高铁、地铁、垃圾和污水处理等项目,投资金额大、投资周期长,而且不形成新的生产能力,难以获得银行信贷支持,但因有稳定的现金流收入,也非常适合租赁融资。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张旭光指出,随着国家加大对地方债务的清理,增加对地方举债的约束,地方政府融资压力很大。“但换个角度看,对银行信贷的约束,也为租赁业的发展提供了很多空间。”在张旭光看来,未来融资租赁行业发展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融资租赁产品的多样化。因为如果所有的租赁协议都一模一样,那么客户将只关注一件事情—利率。因此想要避免上述情况发生,就要拓展融资租赁市场的业务范围。

  正如一位融资租赁从业者所说,所谓租赁公司的差异化发展道路,就是既要有做飞机、航空这样高大上的公司,也要有服务中小机构草根的租赁公司,在这当中市场机遇无限。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